立即购买

荆防颗粒

批准文号:国药准字Z14020654

功能主治:发汗解表,散风祛湿。用于风寒感冒,头痛身痛,恶寒无汗,鼻塞清涕,咳嗽白痰。

剂型:颗粒剂

产品规格:15gx10袋

用法用量:开水冲服,一次1袋,一日3次。

产品说明书 立即购买
荆防颗粒为纯中药制剂,以上诸药配伍可宣散邪气、疏风除湿、理气解郁, 用于治疗感冒出现的头痛、恶寒发热、流涕、咽喉肿痛、鼻塞咳嗽等症状, 为治疗四季感冒,尤其秋冬感冒之理想药物,《本草正义》言其为“四时感冒之神剂”。

【药有个性之所长,方有合群之妙用】

每味中药有独特的功效,当几种中药搭配到一起使用时,除了发挥各自的功效特点外,还可相互协调,形成整体的1+1>2的奇效。 一副中药方由多味中药组成,通过各种中药的搭配、组合形成有效的药方。 医书古籍中有很多经典组方仅由两味药对称组成,而在启达力 荆防颗粒中就有多对这样的组方,起到诸多神奇的疗效!

荆芥+防风
荆芥又有“万能”感冒药一称,最主要的作用是解表、祛风、止痛,药性平和,善于散风邪,风寒、风热初起都可以使用;防风则可以 “防御屏蔽风邪”。 荆芥和防风组合在一起,效用相辅相成,起到1+1>2的功效。

桔梗+枳壳
桔梗是公认的利咽喉药,有止咳、祛痰、宣肺、排脓等功效;枳壳能通肺、利膈、下气,具有理气宽中,行滞消胀的功效。
二者合用,可以有效治疗咳嗽、咽痛等问题。

桔梗+甘草
源自古方《桔梗汤》。
可以用于治疗咽干、口干的问题,其中甘草可以有效增强桔梗的功效。

柴胡+甘草
源自验方《柴胡散》,柴胡配甘草。
柴胡有解表退热的功效,用于恶寒、咽痛、打喷嚏、流鼻涕、头痛等感冒症状初起,不分寒热都可以用。

启达力®荆防颗粒入选《山东省2020年流行性感冒中医诊疗方案》风寒束表证推荐中成药

流行性感冒(以下简称流感)是流感病毒引起的一种急性呼吸道传染病,甲型和乙型流感病毒每年呈季节性流行,其中甲型流感病毒可引起全球大流行。全国流感监测结果显示,每年1月我国各地陆续进入流感冬春季流行季节。

临床中风寒束表往往出现在疾病早期,临床症状表现多见恶寒、发热或未发热、无汗、身痛头痛、鼻流清涕、舌质淡红、苔薄而润、脉浮紧,可选用辛温解表中成药。诊疗方案推荐可选用启达力 荆防颗粒。

--山东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关于印发《山东省2020年流行性感冒中医药预防方案》和《山东省2020年流行性感冒中医诊疗方案》的通知

《本草正义》记载启达力®荆防颗粒为【四时感冒之神剂】

北京中医药大学屈会化教授评价荆防败毒散为“辛平之剂”,远非当前认识中仅用于风寒外感的辛温解表剂,应当为擅于发散祛邪而败诸般邪毒的辛平之方,性味虽平,但功效“平而不凡”。

--胡杰,赵琰,屈会化. 荆防败毒散与疫病防治[N]. 中国中医药报, 2020(07).

四时感冒最适【辛平之剂】

《黄帝内经》言:“冬伤于寒,春必病温。春伤于风,夏生飧泄。夏伤于暑,秋必'亥'疟。秋伤于湿,冬生咳嗽。”所以导致感冒的病因主要就在于寒、风、暑、湿这四个因素,而荆防败毒散含有的11位药材,荆芥、防风、羌活、柴胡等等,具有疏风解表、败毒消肿、祛痰止咳的作用,正好克制以上四邪,对付它们导致的疾病更是不在话下。

品质保证
Quality assurance

事实上,中医并没有那么大寒热的壁垒,翻遍古籍, 找到一个不拘风寒、风热,都可以作为感冒防治的一线用药, 它就是“辛平之剂”——荆防败毒散,《本草正义》记载为【四时感冒之神剂】。

在这里,给大家介绍一下,荆防败毒散目前大多被认为是治疗风寒外感初证的辛温之剂, 但事实上拆分它的方解和研究它的记载,会发现历代医家把它当做辛平疏散之方, 四时感冒、风寒、风热感冒皆可使用。

《黄帝内经》有云:“冬伤于寒,春必病温。 春伤于风,夏生飧泄。夏伤于暑,秋必'亥'疟。秋伤于湿,冬生咳嗽。 ”所以导致感冒的病因主要就在于寒、风、暑、湿这四个因素, 而荆防败毒散含有的11位药材,荆芥、防风、羌活、柴胡等等, 具有疏风解表、败毒消肿、祛痰止咳的作用,正好克制以上四邪,对付它们导致的疾病更是不在话下。

荆防败毒散君药荆芥、防风、羌活、独活祛风解表、除湿止痛; 臣药川芎、柴胡行血祛风、解表邪止头痛; 桔梗开提肺气,枳壳降气行痰,一生一降,善治胸闷, 前胡疏风祛痰和前两药配伍,调畅全身气机;茯苓健脾渗湿, 加上甘草调和药性,以上诸药配伍可宣散邪气、疏风、除湿、理气、解郁、和血、祛痰, 对风邪夹寒、热、湿、郁痰效佳,被称为【四时感冒神方】。

立即购买

荆防败毒散源于“治疫第一方”人参败毒散,又添荆防疏散透利之性,亦是一治疫良方, 通过梳理历代文献发现其对各类“疫病”即传染性疾病均有良好的治疗作用。

明·徐春甫《古今医统大全》言:“瘟疫通治剂:荆防败毒散,治天行时疫,发散瘟邪”; 明·张介宾《景岳全书》言“若感四时瘟疫,而身痛发热,及烟瘴之气者,宜败毒散,或荆防败毒散”; 清·郑玉坛《彤园妇科》载有“荆防败毒散治孕妇初染瘟疫,脉症类伤寒者”。

从历代医家的记载中可以看出,荆防败毒散被列为“瘟疫通治剂”, 被用于“四时瘟疫”,或“疫疾表证”,或“孕妇初染瘟疫”等, 说明荆防败毒散可适用于疫证不同阶段,不论初起,抑或是重症;对于不同地域、不同人群均适宜,甚至是孕妇、儿童等慎用药物的人群。 【相较于人参败毒散,荆防败毒散透散之力更强,作为通治之剂更合理,更适合早期使用】。

立即购买

目前多认为荆防败毒散味辛性温,用于风寒外感轻证。 但通过梳理历代记载,发现荆防败毒散乃为不拘风寒、风热俱可应用的“辛平之剂”。 如《麻疹活人书》、《麻疹备要方论》均言荆防败毒散为“辛平之药”,吴澄《不居集》中将荆防败毒散列于“辛平解表剂”下。


从历代医家记载的荆防败毒散的功效主治中同样可以看出,历代医家运用其透散疏利全身各处蕴结不散的邪气,对其认识绝非仅仅局限在解表散寒。 因此荆防败毒散可用于风热、风寒、风湿为病者,可用于呼吸系统疾患、消化系统疾患、皮肤科疾患等(如感冒、疮疡、温毒、斑疹、水痘、肠风下血等)内外各科壅毒致病者。 其性虽辛平,但其功效却平而不凡。

立即购买

品牌故事
BRAND STORY

荆防颗粒源自明·张时彻《摄生众妙方》(刊于1550年)所载荆防败毒散,荆防败毒散是由被誉为"瘟疫第一方"的人参败毒散去人参,加荆芥、防风化裁而来。

明清之交医家喻昌推崇人参败毒散:“人感三气两病,病而死,其气互传,乃至十百千万,传为疫矣。 倘病者日服此药二三剂,所受疫邪,不复留于胸中,讵不快哉”。意思就是,人因染病而死,与他接触的人也会因感染而死,称之为瘟疫。 如果能每天煎服此药2-3副,就能将邪气驱除体外,治好瘟疫。人参败毒散在当时被誉为“治疫第一方”。

立即购买

公元1131年,浙江大疫,“流尸无算”,而后二十载,临安急疫、温州急疫,染病者不可胜数……

南宋王朝痛定思方,一方《人参败毒散》,培正气,败邪气,救治百姓无数。

明张时彻改之《荆防败毒散》,继而败毒、祛疫、散寒、正气。

庚子年,武汉疫,疫情零生。操古方以治今病,《荆防败毒散》参与治疫,颇有成效,现称《荆防颗粒》!

立即购买

当代经方大家,南京中医药大学国际经方学院黄煌教授认为荆防败毒散实为治疗疫病的良方,推荐其用于疫区群体性预防用方。

--黄煌.基于经方医学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思考[J].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20,36(02):152-156.

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呼吸科主任李光熙, 在其署名文章《半副药退'冠状病毒'之热》中分享用人参败毒散使新冠患者退热的案例, 并建议身体壮实且没有气短的感觉可服用【荆防败毒散】来防治,就是(人参败毒散)去掉人参,加荆芥10g、防风10g。

荆防败毒散相较于人参败毒散,其透散之力更强,透散疏利全身各处蕴结不散的邪气,乃为辛平透散的治疫良剂。

启达力 荆防颗粒是根据荆防败毒散方剂采用现代制药工艺提取加工浓缩制成的中成药制剂, 具有功效相同、现成可用、适应急需、存贮携带方便、口感较汤药更易于接受等特点, 为荆防败毒散的使用提供了更为方便的替代选择。

通过检索各省市防治方案可发现荆防颗粒被多地诊疗方案推荐用于寒湿郁肺证型的患者。

  •   成都中医药大学《疑似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轻症居家中医调理建议方案(第二版)》中将荆防颗粒列入中成药参考处方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新型冠状病毒惑染的肺炎中医药防治方案》中指出属风寒袭肺、湿邪困脾证型,根据病情可酌情使用荆防颗粒
  •   云南中医药学会《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中成药使用建议》中针对寒湿郁肺的患者,推荐方药荆防败毒散以及中成药荆防颗粒
  •  《广东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西医结合防治专家共识(试行第一版)》中也指出,对于风寒夹湿的病人,推荐方药荆防败毒散
  •   中国中医科学院原院长、首席研究员曹洪欣给出参考药方和治疗方案中,荆防颗粒被推荐用于体弱形瘦、乏力口干等人群
  •   另外针对儿童免疫力较低的人群,在《儿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诊断、治疗和预防专家共识》(第一版)中医治疗部分专家解读中,荆防败毒散被作为轻型中疫毒袭表证用药写入推荐用药
立即购买

名医观点
Doctors point of view

《凤凰大健康》平而不凡的千年古方隐藏神奇功效!
平而不凡的千年古方隐藏神奇功效

广安门医院韩文兵讲解疲劳体虚人群的中医治疗与用药
广安门医院韩文兵讲解疲劳体虚人群的中医治疗与用药